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7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我的堅硬和脊背一起生長,風雨之中,筆直挺立。我的敏感,掛在眼角,與眉梢一起跳動。我的尖銳,抿在嘴邊,和牙齒一起緊閉。 這是從青春年少的玉米地裡走出來之後,我的素描。不是水彩,不是油畫,只是素描,黑白的色,浸染了歲月給予的舊色,或者,還有微涼的煙一樣飄渺的淡青。 冷靜與沉默,成為生命的左右手,將荊棘和粉色的野薔薇,遠遠地拋在身後。用目光的利刃,毫不留情地砍斷它們可能與我的交匯,可能劃破我的腳踝或者裸露的手臂的每一根不肯馴服的枝椏。 這樣的我,讓自己覺得可怕,還有深夜裡無處言說的荒涼。誰能透過黑夜看到黎明?當所有的敏感與尖銳,在身體與靈魂棲息的周圍,栽滿每一片葉子底下都生長著針一樣尖利野刺的荊棘。 夢境中流星一樣滑落的一抹柔軟,低低地,對這個世界和週遭的人事,說著抱歉。 這讓我覺得頹廢和無能為力。多半的時候,都緊閉嘴唇,不讓自己的尖銳,從唇邊溜出來,一不小心,刺傷了誰,讓我,成為過失傷人的罪人。但我知道,我的尖銳,其實已經掛在臉上,即便,眼簾低垂,唇角微揚。 對不起。這三個字,我對這個世界,無聲地說了千萬遍。還有,試圖接近我的人。 愛,早已經退成滄海桑田。 我的語言詞典裡,愛,這個詞彙,已經是昔日的長亭短亭。即便,有人跟我說起愛,我也只是淡淡一笑。 走過青春年少之後,還有愛嗎?飛蛾撲火,奮不顧身的愛,古街舊巷,素色短衫,青布長裙,清水出芙蓉的愛,沒有私心,亦無雜念。簡單到你的眼裡只有我,我的心中,只你生存。 不用辯白。不用。何必辯白。眼裡的世界,清清明明。 還有誰,肯為你說的“要”字,不假思索地答:“只要你喜歡。”還有誰,肯為你一句玩笑話“想要天上的星星與月亮”一本正經地去爬樹,或者,拉你到池塘邊小河裡?還有誰,肯陪著你孩子一樣玩兒“錘子、剪刀、布。”還有誰,肯讓你在燈光下,依在懷中,看沒完沒了的韓劇?還有誰,肯將你不小心劃破的手指,含在嘴裡?還有誰,肯為你一星半點的發燒感冒,緊張到夜不能寐,一天晚上爬起來N次,用唇親吻你的額頭,觸摸體溫?還有誰,肯為你稀奇古怪的念頭,和你一起,搭一個積木的童話小屋?還有誰,肯為你手上一個自小遺留的小小傷痕,心疼地掉眼淚?還有誰,肯把你童年未曾經歷的快樂,一樣一樣的放在你手心?還有誰,肯耐心地用十年的時間,等你長大?還有誰,肯為你寫的蓮花一樣純潔的句子,還一個溫暖的笑容? 張愛玲說:我們回不去了。那個一個何等聰明睿智的女子,民國世界的臨水照花人,連風流才子胡蘭成都驚到感歎。 回不去了,還有愛情嗎?藍天朗日、和風疏影下的清水靜波青莖碧葉開出的一朵潔白的蓮。 張愛玲還有一句經典的愛情名言:“能夠愛一個人愛到問他拿零用錢的程度,都是嚴格的考驗。 ”是吧,即便,清絕高貴的張愛玲,並不用靠男人的錢來過活,可她依然為他給她的一點錢,樂滋滋喜躬躬的去做了一件裌襖。能夠毫不羞赫地問一個人,要零花錢,那個人,卻是你最信任的人吶,不是千金一擲,只是,一些可以讓你安心安然隨時伸手的小小心願。你知道,他一定不會讓你那點接近於撒嬌的想法落了空,他一定不會讓你那些小小的伎倆無處安放;他一定,一定熱切地希望著你,能將他的所有,據為你物。他那麼寵溺地,寬容地,任由你的刁鑽古怪在他面前,生根發芽開花結果。 不用一紙婚書,不用。不用海誓山盟,不用。一個眼神就夠了,一次牽手就夠了。一個擁抱就夠了,一次親吻,就夠了,一抹微笑就夠了。 條件為零,假設為零。如果為零,因為所以為零。 只有愛,在藍天下,被陽光輕輕捧著,溫溫軟軟地給你織一件五彩的衣。讓你慵懶而舒適,使你快樂而無比幸福。風兒微微地蕩著,爬山虎熱烈地綠著,茉莉花羞澀地開著,梔子花暖暖地香著。“對於不會說話的人,衣服是一種語言。”愛就是不會說話也不用說話,它只是一件朗日疏月織成的衣服,用柔情縫製的紐扣,穿在相愛的人身上。千傾碧葉之上,那朵蓮花,就自然而然地開了,溫柔一低首的不勝嬌羞。 而,那個人,可以擁有你的四季,可以慢慢地與你共有晨昏,看你,從蓓蕾初生,到含苞待放,再到絕美荼靡,直至,色淡莖枯,凋落塵泥,他溫柔的目光,始終追隨,不離不棄。 文章來源:看上去很猛 |西蘭花的blog | kalsang floriculture |畫眉:無數紛飛的紫色小鳥 | 連鎖培訓:李天 |胡玥的BLOG | 文武雙全-寶兒哥的天空 |泡泡的BLOG | 劉曉原的BLOG |先睹堂主的BLOG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