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城市的寧靜,再熟悉不過的深夜。嘈雜人聲伴隨一首首老歌,一段段熟悉的旋律,歌詞似乎更以往任何時候都富有衝擊力。關於生活,關於感情,關於一切的一切,該說些什麼呢,我真的是一個不善於表達情感的孩子,太多的樂呵與失落只會潛藏在心裡,或安靜的自我滿足,再抑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胡思亂想。最近連睡眠都變得那麼奢侈了,不知道感冒能不能麻痺下自己呢?有太多的東西一直不都是輸給時光的… 現在的日子,迷茫荒蕪。白天,黑夜,上班,休息往復循環,從不停歇。我們都不是幸福的拾荒者,無法避免那些不屬於我們的看似絢爛的點滴時光慢慢從手中流逝。很多時候,想要逃離,想像風一樣,在某個黃昏突然消失在那個夕陽下的天空。可是單調像是橫亙在生活中的一道巨大分水嶺,是一條靜默而綿長的山脈,波瀾不驚的以安靜溫柔的姿態霸佔著生活的主旋律。有很多的人,他們都在平淡而原始地活著,在這個天地間,堅定地面對匆匆而逝的光陰和變幻莫測的世事。只是在這個城市燈紅酒綠的浮華背後,想要尋找一種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,又是多麼的艱難。有些東西我們無法改變,唯有對自己說,鼓起勇氣,勇敢面對。我們都長大了,不用家人刻意強調二十五六歲,婚姻,愛情還是愛情,婚姻,感情跟夢想一樣都是很奇妙的事情,不用聽,不用說,也不用被翻譯,就能感受和觸摸它。也許對於現在的你我而言,都已過了轟轟烈烈不顧一切去愛的年紀了。你曾經說,只有細水長流平平淡淡日久升溫的愛情才能天長地久,我願意這麼去相信,因為愛情的表面是凹凸不平的,就和月亮一樣,時間久了,我們才知道她並不美麗,更沒有嫦娥永久定居在裡面… 一直以來都很想弄清楚我們追求的是什麼,而當我們真正看清的時候,不過是徒留失望罷了。那麼渺小而偉大的愛情似乎只是一朵燦爛的花火,比煙花寂寞且轉瞬即逝,絢爛之後留下的是綿延無盡的漆黑,與幸福無關,只有現實的無奈,那些一起經歷的點點滴滴,歡樂,微笑,悲傷,淚水,都已經被記憶所替代。曾經以為記憶越多我便會越富有,可內心的疼痛卻在與日俱增,或許有一天我終究還是會選擇拿起旅行箱,載著無奈,載著迷茫,穿過這個古色古香的城市,走向我也不知道的未來走著走著就散了,念著念著就忘了,看著看著就累了,聽著聽著就醒了。回頭,發現你不見了,青春遠了,回憶淡了,內心空了,連世界也暗了。一切都是那麼不順人心的平靜流淌著,我的歲月在言不由衷裡下落不明… 很多人告訴我,愛不愛或者有多愛其實沒那麼重要,找一個對的人在一起一輩子就夠了。年少的懵懂,為某個人心動,以為那樣的感覺便是至死不渝,現在回想這或許不是最重要的,你只需靜靜等待,等待一個願意走進彼此的生命分享喜怒哀樂,願意分享彼此的愛恨情仇,一個知道我不完美卻依然喜歡我甚至連我的不完美也一併欣賞的人,一個可以守候一生一世,不離不棄的人。每一個天明日落,每一站幸福,一直依偎到老… 午夜的燈火,點亮昔日舊顏,隔世的塵音,染白宿命離愁。在時光的裂錦裡,你我都知道,有些人與事,錯過了便不再來。舊時光裡,有我純白的想念。想念我們的單車,以及年少輕狂的歡聲笑語…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年的味道越來越近了,還有三天,2011年春節就到了。 今天,走在街上,看到一位耄耋老人,顛危危地走著,與我擦肩而過。那一刻,我突然想到了父親—— 想起父親,是因為過年。遺憾的是,父親,已走了幾年了。 父親是一位十足的農民,整天埋頭於田里的活兒,對於家裡的長短從來不過問,但一旦近了年關,他突然就變了樣兒,最是重視箇中的繁文縟節,就連對聯掛得是否周正也要細緻檢查。小時候無法理解父親的“反常”行為,現在才漸漸懂得背後的無奈——父親,一生的臉朝黃干背朝天,自知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,更難以改變家裡的貧窮,唯一的辦法,大概就只有祈求上蒼保佑來年的風調雨順、一家的平平安安了。春節是中國人最大的節日,也是祈福的最好時機。父親能做的,就是把握好這次祈禱的機會,不要因為任何閃失而帶來波折。 父親就像長在地裡的莊稼,無論颳風下雨都是一整天待在田地裡,與父親待在一起的時光少之又少,只有春節這幾天一家人才難得地共敘天倫,也只有在這個時刻,才讓我真正認識、感受到父親的慈祥。家裡家外,不苟言笑的父親總是面帶微笑,即使平時與母親如何的鬧不和,這幾天家裡也總是陽光燦爛一團和氣。因為難得的世界和平,春節那幾天,對於我們幾個兄弟姐妹來說,便顯得特別珍貴了。 春節至,小時候那份特別的感情便油然而生,父親的形象自然便閃在眼前。很想很想跟父親嘮叨幾句貼心的話:爸,我們的家,每天都陽光燦爛,你的孫子健康快樂聰明。然後,載著父親,一家幾口,到附近的公園曬曬太陽,或是,去泡溫泉,甚至於,到白天鵝賓館住上一晚,喝一次早茶…… 只可惜,父親已經離我們遠去了。不知道,天堂裡有沒有春節;不知道,天堂裡的父親是否開心快樂;不知道,父親是否知道他的孩子正在想念他。 我永遠的父親!